很慶幸我之前「實習」過流程,或者說,對流程或細節瞭若指掌。不然擔當如此多重責一定會傻眼外加混亂。

那天做了什麼事情呢?跟Chung,表哥表弟及他們女朋友一起貼喜餅貼紙並且把超高貴喜餅裝袋(好像家庭代工,一人負責一小部分的生產線),還有最重要的櫃臺小姐兼算錢當過路財神一職。至於男生們就包了招待啊、會場佈置啊、投影音效啊、發餅啊等等內場工作。除了攝影之外,真的是其他工作咱們自家人六七個全包了。總結一句,比我自己當新娘還要累,吃到的東西還要少(而且是素食的,我不知吃到了什麼以榴槤偽裝的鬼,啊啊)。哈哈!不過這也是應該的,之前都搶過鋒頭了,要讓哥哥也風光一下咩。

可惜的是我那衣服穿那麼一次就退回去無緣再見了。唉。那天還頗涼,沒機會把外套脫下來讓裡面小背心裙亮個相呢。猶記得小姐當初一直在我耳邊說「香奈兒風喔」「香奈兒風喔」的模樣,呵呵。不過那套比不上我嫂子自己和朋友親手縫的閃亮亮禮服炫啦!

LI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