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發現自己的「在家開伙」忍受期逐漸縮短中。三月的時候紐約大街小巷以及超市中久違的亞洲食品(尤其是泡麵--這是唯一可以帶回英國的珍饈了)讓我有暫時活在天堂的錯覺,也暫且舒緩了我按耐不住即將爆發的怨氣。不過在紐約的時光太短暫,不一會兒我就開始又跟室友抱怨「人為什麼肚子會餓要吃飯」,五月時冷凍櫃裡ready meal, frozen food越積越多,到了六月已經開始自暴自棄,三不五時呼朋引伴藉著「網路折價券」或者「打折」的名義往市區餐廳走去....


這樣看來大概是忍受極限是三個月吧?廚房長久以來都跟人共用,用餐時間再怎麼避開多少還是會重疊到部分使用時間。家庭主婦時代我曾經快快樂樂霸佔一整個廚房,櫃子擺滿各國調味料還有各式「小傢伙」,又是做蔥油餅又是做蛋糕的,如今這種無法「大展所長施展全能」好讓自己味蕾得到滿足的情況逼得我只能煮些裹腹的東西,一點烹飪或者品嚐的樂趣也沒有。

LI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